举世闻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途经沾益,播下革命火种,燃遍滇东高原。

 

白水李官坟的红军纪念碑

 

贺龙部队在松林留下的宣传标语

 

庄严的松林红军纪念碑已是教育后人的一个基地

 

这是1976年建的松林红军纪念碑

1935年4月至1936年4月,老一辈革命家杨尚昆、贺龙分别带领红军在沾益境内与族敌展开了激战,在珠江源这片红土地上写下了精彩华章,铸就了历史的丰碑。

上世纪30年代,在世界的东方,聚集了无数的英雄豪杰,形成了一股声势浩大的革命力量,在革命形势发展的紧急关头,进行了举世闻名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途中,一路播下了充满希望的革命火种,沿途留下了他们浴血奋战的丰功伟绩。作为革命老区县之一的沾益,中国工农红军于1935年4月至1936年4月期间曾两度经过此地,在这片红土地上,写下了精彩的革命诗篇,铸起了一座座历史丰碑。

1935年1月,中共中央具有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党内机会主义路线的错误领导,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的正确领导下,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调动敌人,四渡赤水河,重占遵义城,强渡乌江,佯攻贵阳,南渡北盘江,调出滇军,然后乘虚急速进军云南。1935年4月23日,红军从贵州兴义、盘县,以一军团为左翼,三军团为右翼,中央纵队居中,五军团殿后,经富源,过沾益、曲靖、马龙,29日抵寻甸,5月1日出境,又经川滇交界的皎平渡口巧渡金沙江。九军团在完成掩护任务后,经富源、沾益、宣威、会泽由树桔渡渡口北渡金沙江,把围追堵截的数十万大军甩在身后,取得了战略转移中的决定性胜利。

红一方面军长征胜利到达陕北后,为粉碎敌人对湘、鄂、川、黔根据地的围剿,执行党中央北上抗日的正确方针,红二六军团于1935年11月开始突围,从桑植出发开始长征,经湖南、贵州等地长途转战,在乌蒙山迂回盘旋,声东击西。1936年3月20至21日,红二、六军团从贵州威宁入滇,进入宣威,28、29两日,分兵转移盘县,后进富源,过沾益,经曲靖、马龙、寻甸,4月10—11日分数路出曲靖境,进逼昆明,横扫滇西,后由丽江石鼓渡口,渡过金沙江。

红军长征两次过沾益等地,历时33天,行程约1325里。红军在这块红土地上留下了许多遗迹,他们播下的革命火种,在乌蒙高原深处终成燎原之势。

在曲靖,党中央、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消灭沾益曲靖白水之敌的指示》和《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等项具有战略意义的决定;英勇顽强的红军在富源的白龙山、沾益的白水、宣威的虎头山和寻甸的六甲等作战数次,打垮了敌军,粉碎了国民党中央军和滇军的围追堵截;攻克马龙、寻甸(曾两次攻占)、宣威、沾益等县城。

“四.二五指示”和白水之战。自富源白龙山之战后,红军先头部队迅速向沾益逼近。4月25日,中央军委纵队从富源营上进入沾益县白水一带。

得到中央红军入滇的消息后,蒋介石急速电令滇军主力孙渡纵队、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纵队追击红军。云南军阀龙云生怕红军抄他的老巢昆明,一面向蒋介石呼救,一面组织滇军及地方民团对红军进行堵截。中央红军虽然在富源白龙山一带狠狠打击了滇军独立二团和地方民团,但敌人并未放松对红军的围追堵截,不仅孙渡命安恩浦、刘正富两个旅尾追上来,而且曲靖、沾益一带国民党政府也积极组织民团,抓丁派款,构筑工事,企图阻击红军。为了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甩开敌人,迅速通过云南,实现渡过金沙江北上抗日的战略方针,党中央分析了敌我双方形势后,决定选择从贵州通向云南内地的重镇白水、沾益、曲靖作为消灭敌人的战场。

这天,党中央用十万火急的电报向红一、三、五军团负责人发出了关于消灭沾益、曲靖、白水之敌的指示。电文称:“最近时期,将是我野战军向敌人决战,争取胜利的转变战局的紧急关头。首先要在沾益、曲靖、白水地区消灭滇敌安旅,以我们全部的精力与体力去消灭万恶的敌人,一切牺牲为了目前决战的胜利,是我野战军全体指挥员的唯一的铁的意志。在这意志下,中央相信,你们对于中央与军委提出的意见,决不会妨害我们内部的团结一致与保障军委命令的坚决执行,是我们采取决战胜利的先决条件。中央相信,在目前的紧急关头,你们必须充分发扬你们的果敢动机与布尔什维克的坚定性,领导全体红色指战员奋勇杀敌,并纠正部队中一切不正确的倾向来完成中央与军委所给你们的神圣任务。”

4月26日清晨,红一、三军团先后积极运动到白水、沾益、曲靖一带待命。上午8点钟攻占白水。9点钟以后,敌机飞临白水一带天空,大肆轰炸。此时,我红三军团司令部及直属部队到达距白水城10公里的地域。此地地形开阔,除些许树林外,并无别的隐蔽地,因此被敌机轰炸,遭受了相当大损失,军团政治委员杨尚昆也遭敌机轰炸,足部受轻伤。夜晚,增援白水之敌到达了距白水10公里的圩场宿营。据红军侦察,敌人约两师之众,估计可能于27日晨向红军攻击,企图收复其失去的白水城。

27日晨6点钟,红军同敌军展开激烈的战斗。此时,红军主力已离开白水,红三军团教导队还包围了沾益县城,在珠街一线的红军进发曲靖,包围了曲靖县城。

担负白水防御的是红三军团的十一团,他们采取运动防御的战术与敌人相周旋,战斗开始时,红军的一个营布置了约1.5公里的防御阵地,迫使5倍于己的敌人不得不将队伍大量展开,在红军正面之敌就有3个团的兵力,后面还跟着尚未展开的后续部队。而红军采取灵活机动的办法,当敌人兵力正展开准备攻击时,就自动撤退,这样敌人又不得不集结其已展开的兵力。这样展开、搜索、集结,又展开、搜索、集结,使得兵力疲惫,浪费精力与时间。而红军毫无损害,既没有伤亡,又没有疲劳,所以直到下午3点后,敌人才前进6.5公里地,占领了一座空城。当时,红军战士嘲笑敌军不过“如斯而已矣!”

白水之战,由于龙云发觉红军主力已向滇中挺进,大有进攻昆明之势,他怕老窝被端,滇军实力受损,急忙电令安恩浦、刘正富两旅火速取道经陆良到宜良乘火车赶回昆明守城,只派鲁道源旅配合国民党中央军尾随红军。由于红军采取了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敌军吃尽苦头不敢向红军逼近,所以白水一战没有形成大的战斗,但也给敌人不小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