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巍播乐山,湾湾七曲河,是一方物阜源丰俊杰辈出的宝地。自上世纪三十年代播乐中学创办后,孕育了大批有识之士,他们思想进步,意识超前,勇于开拓,敢为人先,在中心地下党的领导下,全校师生成功的举行了播乐“九.五”起义。这一壮举,威震南疆,影响深远。 

 

 

 

 

 

 

 

1930年,当地进步人士温培群在建新村的菠萝地办起了沾益县第四区立播乐小学,办学经费和学生的学杂费都是来自群众集资和勤工俭学,学校越办越兴旺。1936年,红军二、六军团长征过播乐,九军团首长王首道在乐利村会见温培群,讲明革命道理,赠送革命书籍,坚定了温培群为人民为革命办学的信心。 

随着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中共地下党云南省工委于1937年把播乐作为滇东北重要据点,派党员樊子诚到播乐任教,与温培群共同创办播乐初级中学。并于当年招收32人办起了小学教师培训班,学制1年半。翌年,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经过一年的努力,校园扩建工程竣工,经省教育厅批准定名为“沾益县立播乐初级中学”(含小学部),开始招收初中班;省工委陆续派来党员和进步教师李天柱、杨弘光等30多人到校任教,又发展了一批党员。1945年创办完全中学,省教育厅批准定名为“沾益县立播乐农业职业学校”。 

当年春季,党的特别支部成立,由樊子诚任书记,以播乐中学为据点,负责沾益、宣威、富源(平彝)、曲靖四县部分有党组织关系的党务工作。 

1946年,省工委指示将特别支部扩建为中心县委,由樊子诚任书记,李天柱任副书记,杨弘光、苏子骏为委员,积极进行武装斗争的准备。这时的播乐中学,坚持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为革命培养人才,积蓄力量。同时,党组织在师生中秘密开展马列主义教育,废除“公民”课,增设时事政治课,购买大批进步书籍,供师生学习;开展进步的革命文化活动,声援昆明“一二.一”运动,公祭死难烈士,声讨国民党反动派的罪行,开展反迫害斗争。通过阅读进步书刊和革命实践活动,大大提高了师生的思想觉悟,逐步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 

面对国内革命日益严峻的形势,为开展武装斗争做准备,党组织把在六十军当兵的樊子明请回学校任军训教官,把学生编为大队、中队、小队,进行队列、刺杀、投弹、爬山、攻防对抗,以及夜间巡逻、站岗放哨、实战演习等训练。通过训练,锻炼了师生的体魄,严密了师生的纪律,把学校办成了培养革命力量的重要基地。至1948年春,在校学生已达700余人(含高中、初中、小学),教职员工112人,党员发展到80人。为加快武装起义的步伐,同年3月,中心县委在沾宣公路沿线的黑老湾开办了播中分校,拓荒30亩,学生半耕半读,以此为掩护,秘密建立交通联络站,负责接送转移党员、干部,收集昆明、曲靖、沾益、宣威、富源等地情报,秘密发展党的外围组织“农民解放社”社员,建立农村据点。 

1948年9月5日,按云南省工委指示,在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第三支队的接应下,播乐中学师生员工及附近农民武装600余人举行了“九五”武装起义。当天下午,宣威县常备队3个中队的500多人从播乐的东南、西北两个方向向播乐中学发起进攻,用机枪向学校大门疯狂扫射。接应部队和起义队伍立即组织反击,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战,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全校师生员工迅速转移,起义部队编入三支队。9月12日,起义部队转战宣威、会泽后回到沾益喜厦休整。经三支队党委研究决定,留下温培群、方国洪、温智屏等70余人回播乐建立发展游击根据地,发动群众开展多种形式的斗争。 

翌年2月,播乐起义队伍和沾、宣等地农民武装从三支队分出部分人员组成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馄支队,后整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边纵队第六支队,发展到3个主力团、3个护乡团、2个游击团、5个游击大队共1万余人的革命武装。 

这支部队在历次的战斗中冲锋在前,退却在后,不停地转战于滇东北大部分地区,参加大小战役数百次,给国民党反动派以沉重的打击。特别是起义部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滇黔桂边纵第六支队后,挺进滇西南,为云南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书写了光辉的历史篇章,立下了不朽功绩。 

当人民群众还沉浸在武装起义的喜悦之际,国民党匪军于1949年9月6日对播乐革命根据地进行疯狂反扑,敌89军三二八师进行了残酷地抢掠杀烧,烧毁学校及周边3个村庄,杀害干部群众20余人,使学校化为一片废墟。面对如此惨状,播乐山在哀鸣,七曲河在流泪,红土地在滴血,播乐人民在哭泣…… 

悲痛终将化为力量,播乐精神没有被毁。时隔34年,人民心目中的圣地——播乐中学,在党的领导下,像露水芙蓉脱颖而出,蒸蒸日上,这所具有光荣传统的学校再度培养了万千学子,为祖国输送了大批时代精英。 

如今的播乐中学,新楼林立,环境优美,播乐“九五”起义纪念馆设计新颖,起义火炬长烧不灭。1998年播乐“九五”起义纪念馆被云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全省第5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云南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